漱玉

怀金裹玉,不折风骨

文手自我剖析二十题

【感觉到某人的呼唤 @鶴起為歌.

1.脑子里总会有很多想法,希望他们通过我的文字都一一展现出来


2.记录想法,写自己想写的东西让自己开心


3.不会成为必要条件。创作应该是在自己心情愉悦时自然而然的动作,而不是因为‘热度’去消耗自己


4.质量


5.好的作者文章热度高,归根结底也是因为质量好。一切不稳定的发挥和浮动过大的热度都是对质量的一种反应。热度是一种大众选择的数据,而质量才能真正让作者感觉到自己的不足和成长


6.我想表达的东西或许有时不那么为大众广泛喜爱,这时热度就不能真正反应不足或进步,对比过去的,质量才是真正可以取悦自己的东西


7.说不在意是假的


8.我也希望我写的东西能被更多人看到和喜爱


9.好的成熟的作者文章热度与质量挂钩,尚在进步的作者一次偶然间戳中大众萌点的想法所带来的高热度的鼓励也值得珍惜,水平很重要,但是‘机会’也占一部分


10.车糖有劣质和上等之分,正剧也有粗制滥造的和精品,主要还是看大部分读者偏爱哪种,当然如果仅仅为了超越‘热度’,那么为喜爱的人物所写的东西都会带上‘比较’的色彩了


11.文章自身的质量,题材小众或大众,冷圈or热圈,甚至还有作者自身人气的积累


12.本身的质量,或许还有几次可以被广泛了解和喜爱的机会


13.高了代表文章被更多人看到了喜欢了,肯定会带来一定的鼓励和喜悦,但是如果没有过高的热度其实对我的生活也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14.文思。好的文笔确实增光添彩,但是如果缺少了中心的支持最后也是堆砌辞藻,看着令人很疲劳


15.只能中等,5.5分吧


16.人物和中心思想暂时不评价,因为原创还没有开始写,没办法通过同人的已有世界观来判断;剧情5分,小场景还可以但是对大场面的描写不行,无法支撑过大的格局;感情5分,情节起伏高潮时对我来说无法很准确又让人有代入感地描写


17.优势是比较能磨细节吧


18.劣势是故事涉及有点单一,范围窄


19.其实还是分人物的性格的,我偏爱精美


20.古耽古言吧,因为接触这方面比较多,相比较未涉足的领域好入手一点;正在尝试写现代快节奏跳出舒适圈


鶴起為歌.:

那我就答一下?


(开始)


1.首先是自己真的喜欢写作,然后当做练手,对完成学校的习作有一个助力。(个人观点)


2.第一当然出于爱好角度来写文,第二是为了赚一些热度(我觉得很这其实现实,每个人多多少少都会有这个想法,但我说实在的不是非常在意这些,自己开心大家开心就好了吗QwQ),第三是想写写文让大家都看看,然后让大家评判一下自己的水平,第四是自己爽,写文多快乐啊各位!


3.我觉得不是,至少我不是。(虽然会去关注热度但不会因为热度低而难过啊什么的_(:3」∠❀)_)


4.我选择质量!


5.因为要对的起自己的初心和大家的期望啊!写作就是丰富大家的日常生活的,要是不能给予高质量的感受,那么我会很愧疚的,久而久之大家也会对写文写作产生偏见。


6.选择质量首先是满足自己,然后是造福大家。


7.当然会看,但不会特别在意。


8.当然是想知道自己写的东西有没有人看啊,渴望被认可,渴望得到“高高在上”式的满足。


9.当然可以体现!只是有些好文章不被人所知,而一些很水的热度爆表这些就很有“趣”了。所以各位还是要擦亮眼睛,仔细阅读评判每一篇文。但记住,每一篇都是作者的心血,不要随随便便地去贬低谩骂。


10.我不这么认为。但也不是说这些不会有好作品。贵在用心!


11.一是作者知名度不高,二是真的质量不好,三是有人刷水军或者亲友热度把你“比下去”(我觉得这样(๑•́ωก̀๑))


12.当然是实力差距啦(不排除有些用手段上位的)


你知道人家在背后做了多少功课,下了多少功夫吗?你以为自己很用心很努力了,但是人家远比你做的要多!差距就这么被一点一点地被拉开了。人家热度高是有人家热度高的原因的。


13.我不知道别人如何,反正根据我的现状来看,莫得大事情!


我这个人又混二次,又混三次,内地古风港台欧美日韩什么乱七八糟都有,现在不还活的好好的


至于个人,除非惹到我了,我一般都佛系对待。∠( ᐛ 」∠)_


_(:3」∠❀)_


14.文思最重要!文思最重要!文思最重要!


(我一定要说三遍!)


如果把你的文章比做一个花瓶,那么文思就是最根本的陶坯,而文笔就是装饰用的花色纹路。如果你的坯子是一堆渣渣,那么再好看惊艳的颜色终究是一堆没人要的渣渣。_(:3」∠❀)_


15.emmmmmmmm……


我感觉嘛……还好,但真的不出彩,不优秀。


勉勉强强叭,六分!


三分天赋,七分努力。我没有三分天赋,也少了那么一分努力,给自己打个及格分,足够了(⁄ ⁄•⁄ω⁄•⁄ ⁄)


16.(按我的理解是一共十分。应该没错吧|・ω・`))


人物.1分 (毕竟写同人角色都是原著里的,自己原创过于卑微)剧情.2分 (依旧原创辣鸡,同人还凑活吧,都是瞬间脑洞收集)感情.4分(自我感觉还好,毕竟我也是自己写刀虐死自己一个星期的狼人QwQ)想表达的中心思想.3分(一般般吧,但还好我能得到共鸣)


17.优势嘛,也许是我坚持的剧情向。


∠( ᐛ 」∠)_


18.劣势嘛,我觉得也是剧情向的写作。


_(:3」∠❀)_


19.两者均摊!


我是写文很随心所欲的人。方式不定,想到哪写哪儿(*/∇\*)


精美固然让人眼前一亮,真的会很有文学的神秘色彩,浪漫气息浓郁,但也要有度,太过甜腻会让人审美疲劳。简洁有力就很痛快潇洒,笔力逎劲(说实话我比较偏爱),但也是要有度,避免平铺直叙过于直白,无色无味也会让人厌恶。


20.记实吧|・ω・`)架空也可以。


个人喜欢用历史来表现人物性格精神。丰富了文章背景以及剧情线。


什么战乱,太平盛世都可以!


什么都市,校园生活都可以!


什么穿越,古代言情都可以!


什么神话,上古传说都可以!


(什么玩意离题万里Ծ‸Ծ)




好了(●°u°●)​ 」


我叭叭完了!


感谢 @淮美人 (你也要写!!!)


下一位接力嘛( ˘•ω•˘ )就 @漱玉 好了


(哦我的小可爱啊٩( 'ω' )و)


淮美人:



不是说国际惯例艾特亲友吗


那我来了 @鶴起為歌. 


痛苦岂能一人独享?


来吧小可爱


无执道长:








我想热度高低问题争论了八百年都没结果的原因是,很多作者并不明白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又或者说想要却不敢承认。借此干脆整理了一个文手的剖析问卷,愿意的可以填一下,心里填或者转载都可以,好认清自己创作最终为了什么。


不要自欺欺人,也不要妄自菲薄,写下你的真实回答。


p.s.问卷乃本人原创,如果想转,请尽量标明出处


1. 我为什么要写作


2. 我写作的目的是什么


3. 热度高是否成为我创作的必要条件


4. 在热度和质量之间我该如何取舍


5. 我为什么要选热度/质量,它为什么比另一个重要


6. 选热度能给我带什么好处,质量又有什么好处


7. 我是否真的在意热度


8. 我为什么会在意热度


9. 热度是否能体现创作水平,为什么


10. 是否认为傻白甜、车,热度一定可以超过正剧


11. 得不到高热度的根本原因是什么


12. 同样正剧道路一路走来的人,ta为什么比我热度高


13. 二次元创作热度高低是否会对我的三次元生活产生影响,是什么影响


14. 文思(文章中心思想)、文笔,哪个重要,为什么


15. 我的文笔水平真的算得上好吗,自我打分(满分十分)


16. 对我的人物、剧情、感情、想表达的中心思想进行自我评价,各能得多少分(满分十分)


17. 我的文优势在哪里


18. 我的文劣势在哪里


19. 写文更喜欢精美还是简而有力的描写,为什么


20. 我偏向于创作哪一类型的题材,为什么


国际惯例艾特亲友填写 @舞雩 来吧!



《杀破狼》同人——永寂 _ 那个少年,反手折星,羡煞春风。[刀子]

                                《杀破狼》——永寂

                  —— 自君身后辞玉銮,远山见笑,从此四下皆似君

              顾昀听着身旁将士的欢呼,唇角扬起一个细微的弧度,眼前渐渐又变得一片混沌。割风刃入土三分铿锵作响,溅起陈土。顾昀支撑不住,斜斜地倒了下去。决战大胜庆贺之时主帅不在,阵前有玄鹰返回那艘破落的红头鸢旁寻找,突然见角落一人影,便大步飞奔过去,“大帅,兄弟们都在庆祝,怎么一不留神您就跑……”玄鹰双眼渐渐瞪大,干得起皮的唇抖着不可思议道,“大帅……大帅??!”这一声颇为尖利的惊叫传到了前方庆贺的众人间。

             沈易首先感到不对,松开正揽着的玄鹰的肩膀,大步狂奔奔向顾昀的方向。他来得急,刹住时激起飞扬沙石落在躺在地上顾昀的玄甲上发出闷响。沈易蹲下来,将顾昀上身抱在怀里,将抿嘴抿成条苍白的直线,手哆嗦着伸向他的脸轻轻推了推,“子……子熹?……子熹!”

              沉寂半晌,顾昀恍惚间觉得有人在喊他。顾昀眼睛睁开一条缝,挤出缕微弱的气,周围将士呼喊声和劲风撞过金戈砂烁的巨大嘈杂落在耳中都削减至蚊蝇嗡鸣。他想说话,一张口一股滚热的腥甜从喉头上翻,止不住地从嘴边涌出,“咳咳……咳……”。

             沈易见他这副模样完全慌了神,一边颤抖道,“子熹……子熹!你这是怎么了……”一边拿袖子给他擦着涌出来的鲜血,“你是不是受伤了,我看看伤哪儿了……”说罢他胡乱去摸顾昀的后背,入手未觉温热,只有玄甲冰凉坚硬。顾昀好不容易不吐血了,艰难地侧过头,此刻在他眼里那柄没有刻上姓名的割风刃只是一块没有边界的泛着金属冷光的模糊色块。

            沈易一见他这涣散的目光嗓子就像被掐住一般哽住。顾昀感到有冰凉的液体砸在自己的侧脸,他动动眼珠道,“老……妈子……别跟……娘们儿似的……”声音如同破风箱般嘶哑。沈易抹了把脸,断断续续道,“我给你找……找陈姑娘去,她是神医一定能给你治好……”顾昀费力拧过头望着沈易,“别麻烦……人家……”话没说完又涌出一口血,“……不中用了……”

             “……我本来还想……蹭一口你的喜酒喝呢……现在看来也……办得好点……陈轻絮……是个好姑娘,你这……你这吃百家饭的将军……可千万……别辜负了人家……”沈易眼眶一沉,哆嗦着紧了一下双臂,“别说胡话!你家小殿下还在京城等着你呢……”

             顾昀涣散目光好像有一瞬间凝聚,明明是看着沈易,却好似穿过他看向了更远的地方。远山与雁队皆渡成天边一线,“是啊,……还有……长庚啊……”顾昀已经彻底看不见了,周遭夹杂水汽和未干鲜血气味的战场独有的潮湿空气像要凝结下来,沉沉地捂住沉默的人的口鼻。

             顾昀好像在黑暗中又回到了当年雪地里看到小长庚的那年,转眼那个瑟瑟发抖眼中却闪着光芒的小少年已然长成了如今的年轻皇帝,克服了乌尔骨,丰神俊朗,天潢贵胄。

            反手折星,羡煞春风。

           看着他一点点成长,与自己比肩,超越自己……如今山河安定,他曾经说的铁轨也都铺好,江南江北从此不再是天高皇帝远的海角,万物复苏,百姓安居……只辜负了长庚……那些说着只有我们的将来最终还是成为了午夜不得不梦回的奢望。

          不应该啊。明明一切都好起来了。

           顾昀听不到周围人的哭喊,昏昏沉沉中又看到候府后院里曹娘子和葛胖小嘻嘻哈哈地打闹,旁边铁傀儡头顶一朵绸花滑稽地扭着生锈的腰发出咔咔声响,长庚戴着他送的铁护腕给他端上的那一碗寿面。他又看到长庚笑着,哭着,生着气,口中重复着那句

     “义父!”

     “义父?”

     “义父……”

     “…子熹。”

     顾昀突然笑起来,又一口血从嘴边止不住地溢出,他仰起头来,一条血流描摹着他下颌的轮廓没入耳后竟稍显斑白的鬓发。沈易愣住了,盯着他。只见顾昀阖上眼,启唇,兀自喃喃道

     “长庚……我睡一会儿……就回京了……”

     周遭一圈的将士倏然沉寂半晌,不知是谁在人群中爆发出一声闷闷地哭声,顿时如秋风卷寒叶般,一连串的压抑抽泣越来越大连成一片,和将热血洒在脚下泥土的大梁英灵一同盘旋入初春冷意泛滥的长空。

    

      这一战。虽胜犹哀。